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

  我停止了对乳房的侵略,转移阵地,手隔着内裤搓揉着璐君的阴核,我则不停吻着璐君。我开始觉得璐君的黑内裤有点湿了,我便把手伸进内裤里,先抚摸着璐君的阴毛,璐君全身软了下来,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嘴中微微的呻吟,哼的我心痒痒的,我的手更深入了,手在内裤里搓揉着璐君的小淫豆,手指更插进了璐君那早已湿润的阴道。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她的脸好烫,她的呼吸又大声又快。  我只好停止抽插,说道:“亲伯母,我还要嘛!”凯发  “我下午二点多回来的。”

凯发

凯发​‍

  “Lucy!你在里头这麽久干嘛?”一把女声在布外说。  “还不都是你弄的,不然……”  “美玉,你要带我去哪里逛?”  炎热的天气里,在冷气房中做爱的确是一种享受,感觉着对方的体温,彼此取悦对方。那种温暖及窝心,加上璐君的热情、璐君的淫荡、璐君的惹火,久久在我心中盘旋不去,我的阴茎又挺立起来。凯发  “好,我们换什么姿势?”

凯发

凯发

  璐君神情愉快的摇摇头,笑着说:“嗯,不会。那,我们走吧。”说完便匆匆的上了车,我将行李放好后,依言进了璐君的车里,才一关上车门,璐君就给了我一个狂放挑情的热吻。  “好大鸡巴哥哥……嗯……美死了……嗯……我爱你……嗯……。”  “璐君,你先回房休息,我会好好侍候伯母的!”于是璐君回房去了。凯发  过不久,只见安妮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,全身白皙皙的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